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宅师第章趁火打劫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宅师 第703章 趁火打劫

察觉大殿之中庞然气场的存在,方元也算是见怪不怪了。毕竟在泉州的时候,他也经常到开元寺或天后宫,看人举行法会。

严格来说,不管是什么法会,也不管法会的什么样的流程、形式,但是法会的本质基本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驱除阴暗的负面力量,让人感受到光明美好。

许多居民表示不理解女子的行为。

现在摇叶道长主持的法会也是一样,通过浩然的气场,悄无声息,绵绵不绝地滋润在殿中烧香参拜的每个信徒身心,让他们确确实实得到了好处。

这也是为什么,每个参拜完毕的信徒,都情不自禁露出欢快的笑容,心情舒畅的接受了道士的指引,不拖泥带水的离开了大殿。

“叮当!”

在方元察看大殿情况的时候,忽然敏锐的听见帝铃声稍微一滞,尽管很快就恢复过来了,但是到底出现了一秒钟的延迟,致使庞然气场出现了一个波动。

外人没有丝毫的感觉,然而却瞒不过方元和熊贸,以及古月居士三人。

适时,古月居士脸上浮现一抹笑意,轻轻的朝摇叶道长颔首示意。显然他心里也清楚,就是由于他的出现,自然影响了摇叶道长的心神,让他出现了微不可察的失误。

新、老疫情总在不断发生和加重 摇叶道长及时弥补,也朝古月居士友好一笑,不过也清楚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刻,当下继续专心致志的主持法会。

借着这空隙,古月居士也顺势轻声道:“大家上炷香吧。许个福愿。”

这是应有之义,其他人肯定不会反对。不过在烧香的时候,方元敏锐的察觉。大殿之中的气场,好像变得更加浑然厚重了,仿佛脱缰的野马,奔腾不休。

庞大的气场在盘旋,让方元觉得十分安详。他不用多看,就知道这是摇叶道长的引导,才使得殿内气场凝聚爆发。

“这算是给同行的福利么?”方元心中暗笑一下。就毕恭毕敬地敬香许愿。

一套流程下来,大家默契地没有交流,但是等到流程结束。殿中的气场也慢慢一缓,又重新恢复了刚才中正平和的状况。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有人脉的待遇了,古月居士和摇叶道长认识,所以也不需要古月居士开口。他就主动的关照一二。在讲究人情社会的中国。有人没人,区别还是很大的。

流程结束,另外一波人又在殿外走了进来,方元等人也识趣,自然而然离开大殿,朝外面走了出去。与此同时,悠长的钟声响起,仿佛是给他们送别……

殿内传来的钟声十分原标题:北京四合院开展“北京人家”旅游接待展现京城文化风貌响亮。声波直接从大殿震荡散开,声传十里。清晰可闻,余音袅袅,在各处山峰曲折回落。一群鸟儿扑棱棱在空中划过,浓浓的烟气弥漫空中,犹如一片云海,波澜起伏,缥缈不定……

飞鸟,烟云,渺茫群山,华丽的宫殿,人声鼎沸。红尘万丈,三千烦恼丝,在钟声的洗涤下,一下子就消散了大半。

此时此刻,方元步伐一滞,身体就停了下来,仿佛有几分感悟。但是细细一想,似乎又没悟到什么。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只可意会而不能言传。

品味了片刻,方元忽然哑然失笑,觉得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自己又不是出家修行的道士和尚,悟不悟根本不重要,又何必多想,给自己找不自在。

一瞬间,方元豁然开朗,才想追上古月居士等人的队列,却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哪里不对呢?”方元眉头轻蹙,下意识地左顾右盼。接引的道士,川流不息的信徒,一切如常,也没有什么不对。

巡视片刻,方元轻轻摇头,觉得是自己多心了。当下正要举步前行,接着大殿之中又传来了浩然钟声,渺渺茫茫,如波荡漾。

钟声如波,以大殿为中心,悄无声息向四周盘旋席卷。方元看得十分清楚,一层一层无形的气场扫荡而过之后,在气场之中的人、山、石头、花草树木,无一不受到影响,产生了似有若无的“共鸣”。

这种气场“共鸣”十分微弱,但是积少成多,特别是在成千上万信众的烘托下,气场的“共鸣”也回馈到了声波之中,然后产生了叠加的效果。也就是说,大殿庞然的气场,其实就是大家众志成城的结果。

人心似铁,铸就洪流。在这滚滚洪流之中,不管是人是物,都摆脱不了影响。

然而这个时候,方元却惊奇的发现,在大殿外面的角落之中,竟然有一小片区域,似乎没有受到气场的影响,依旧保持独立的状态。那种情形,就好像是大海波涛来袭,惊涛拍岸,气势磅礴,却奈何不了固若金汤的大坝。

当然,由于紫霄宫太热闹了,一帮有道行的道士在帮着主持法会,而那些信徒多数是懵懂无知的常人,自然没人发现这个特殊异常的情况。

“怎么回事呢?”方元有些好奇,忍不住专注打量。乍看之下,他更加惊诧的发现,在那个角落区域之中,竟然藏了一个人。

一个身穿粗厚风衣,身材十分臃肿,鬼鬼祟祟躲藏在殿外角落的人。方元一看,脸上就露出一缕笑意,随即心中一动,脚步一抬,身体却一转,悄悄地走了过去。

走近了,方元也看得清楚,只见那人探头探脑地藏身在殿外拐角。可能是站得太累了,居然还准备了小凳子蹲坐其间。那张小凳子,无疑就是那块老龟甲。

方元目光在龟甲上掠过,眼睛忽然闪了一闪,然后绕行在那人背后,轻笑道:“你真是好兴致呀,不进殿里烧香,反而在这里看风景。”

霎时,那人全身一颤,僵了几秒钟,这才缓慢回头察看情况。看到方元之后,他脸上明显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态。

“……我站累了,坐下来休息一会。”

那人干笑解释,却没有认出方元来。这也不奇怪,毕竟他摆地摊的,一天的客流量几十上百人,他不可能一一记住。如果他真有这样强悍的记忆力,也不至于靠摊摆为生了。

方元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也没有拆穿,反而顺势笑道:“对啊,我也累了,想过来抽一支烟解解乏,顺便透一透气。”

说话之间,方元也蹲了下来,也没有避讳,而是光明正大,饶有兴趣地打量那人屁股底下的龟甲。

那人察觉出来,忽然之间灵光一闪,吃惊道:“是你……”

昨天才发生的事情,他多少还有一些印象。况且不管是张瑶韵的美貌,还是推销龟甲不成的事情,都让他留下深刻的记忆。这种情况下,想起方元来,也不稀奇。

“嗯?”方元头一抬,也笑了:“哦,原来是老板你呀,也是巧。”

“呃,巧……是巧。”那人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方元笑问道:“老板,你不是在太和宫附近摆摊子的么,今天转移阵地了?”

“咳咳……”那人脸色一苦,他才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自己又是什么处境。本来就不应该声张,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现在多了方元这个变数,也是麻烦啊。

没等那人回答,方元就好心帮忙解释道:“是不是觉得这边热闹,所以打算在这里开张?”

“……是是是,你猜对了。”那人也只能顺着点头。

“那你摊子呢?赶紧摆出来呀。”方元吟吟笑道:“不瞒你说,昨天我也看中你摊上的一件东西了,但是那时有急事,所以先走了。回去之后想想也挺后悔的,还想着等下上山找你,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上老板你,也省得我再跑去太和宫了。”

“这个摊子呀……”那人支支吾吾,目光闪烁,不知道怎么回应。不过他察颜观色,忽然注意到方元的视线,好像是看向自己的底下……

“笨,怎么忘记了。”那人恨不能敲自己脑袋,方元感兴趣的东西,那不是自己坐着的龟甲吗,有什么好为难的。

想到这里,那人急忙把龟甲扯出来,笑逐颜开:“兄弟,你是说这件东西吧?”

“对,就是它。”方元直接点头,笑着说道:“这样厚的龟甲,也算是比较少见了。我打算买回去,请人加工雕刻一下,肯定是不错的摆件。”

“兄弟有眼光。”那人赞不绝口:“这龟甲质地坚密,的确是雕刻摆件的好材料。”

“是啊,所以我才想买。”方元微微一笑:“对了,昨天你说,这龟甲多少钱来着,好像是三百吧?”

“怎么可……咳咳。”那人才想否认,突然又想到这地方这环境,不允许他讨价还冀,当下断然说道:“兄弟,你看你顺眼,大家有缘,三百就三百,交个朋友。”

“那就谢谢了。”方元笑意盎然,直接把准备好的三百块递过去,然后捧着龟甲站起来,再悠然自得而去。

望着方元远去的身影,那个摊主突然一拍额头,低声怒骂道:“这混蛋,分明是在趁火打劫啊。”

如果方元能够听到摊主的心声,肯定会回一句,自己已经很厚道了,起码给了钱。

不管怎么说,方元觉得自己应该赚了,发现了一件好东西……(未完待续……)

梧州医院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白带多
乌海哪家专业治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