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问鼎掌控第一百二十八章苍生归来下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问鼎掌控 第一百二十八章 苍生归来(下)

(叔叔生病了,肝硬化,昨天来的杭州,想去最好的浙一医院,但是住院住不进去,没有关系太难了,就像江城写的简介一样,现实太无奈了,命运怎可让他人染指,命运的长河,必当由我来书写!希望大家能够看下去,这本书,写的就是命运,也希望超脱命运。愿一切安好,祝愿大家身体安康,谢谢。)

“轰!”

刹那间,陆哲便是如同火山爆发一般,整个人的气势在一瞬间攀临到绝巅,一股杀意近乎是凝结成实质一般,令人胆战心惊。

“傅尘,你这个小人,给我死!”

陆哲猛地转身,如同一头君临天下却又愤怒无比的青龙,一拳夹杂着无边的杀意朝着身后的傅尘轰去。

牵扯到李曼容,陆哲已经是发狂了。

冲冠一怒为红颜!

“砰!”

傅尘一个猝不及防,便是被陆哲这一拳给轰飞了出去,如同断线风筝,撞到了堂上的一根木柱上,而后重重倒地,吐出一口鲜血。

此时陆哲战力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灵气境小成了,就算是一般的灵气境圆满的强者此时都不会是陆哲的对手。

因为陆哲已经是怒了,全身的潜能都是被激发起来,神挡杀神,︽︾dǐng︽︾diǎn︽︾小︽︾説,佛挡杀佛!

全场都是轰动了,没有人设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还从来没有人在执法堂上敢大打出手,要知道执法堂乃合肥装饰是学院的组织,在执法堂行凶,便是触犯学院的威严,这是重罪。

但是,陆哲此时已经是顾及不得这些了,他只想杀人,杀了这傅尘。

李曼容更是一声惊呼,花容失色,和陆轻心两人都是惧怕不已,心中发凉,陆哲在执法堂出手,无疑是在这局中更陷深了一步。

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一脸的难以置信,那大堂上方的阎罗看到陆哲一拳轰飞傅尘,他心中大怒,要知道,他本身就是傅家之人,要是傅尘出了什么事,他也是难逃。

“孽畜,杀人在先,还敢在执法堂行凶,今天便让我替天行道,当场将你格杀于此,以儆效尤!”

阎罗身形猛地蹿了出来,如同一只苍鹰腾空,一双大掌便是抓向陆哲,凌厉的劲气从他掌上还是为其承担无限迸发而出,化灵境大成的实力一展无遗,显然是想将陆哲格杀于此!

“哼,老狗,真当我怕了你吗?”

陆哲猛地转身,既然阎罗都是对他出手,他也没什么好退让的,索性撕破脸,捅破这个天,他就是要将这件事闹大,闹得学院高层都是无法坐视不管!

目光看向朝着自己扑过来如同凶鹰的阎罗,陆哲一拳狠狠轰了上去,八荒劲,三劲裂苍穹!

一出手便是最强手段,一道由荒劲形成的黄金龙气从他的拳尖迸发而出,发出一声惊天龙吟,冲向了阎罗的大掌、

“哗!”

两股大力碰撞在一起,空气都是被劲气给撕裂开来,发出哗啦的撕裂声。

在大力的冲击下,陆哲身形踉跄后退,险些一个不稳栽倒在地,口中更是吐出一口鲜血,洒落在地。

而那阎罗也是倒退了几步,但是并无大碍,不过陆哲这一拳能够将自己轰退已经是让他吃惊了,要知道自己可是化灵大成,比陆哲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那些学院都是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惊呼,为陆哲的实力感到惊讶,灵气境小城的实力竟然是能够和化灵大成硬碰一拳。

许多人心中都是知道,如果陆哲能够活的好好的话,日后必定会在学院的风云强者榜上占有一席之位。

只是可惜,眼前的局面,对陆哲太过于不利,甚至不少人都是心中惋惜。

陆哲好不容易的稳住身形,那阎罗的身形却是立即猛冲过来,一双大拳直接撕裂空气,磅礴的力道朝着陆哲面门轰来,仿佛一拳就是要将陆哲脑袋给轰碎!

“陆哲,受死!”

阎罗咆哮一声,凶悍的气势猛然爆发出来,如同一只凶神恶煞的苍鹰,而陆哲就是他的猎物。

虽然明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但是陆哲还是硬着头皮,向前跨了一步,大拳凌厉的轰了上去。

阎罗的气势明显是高出了陆哲太多,陆哲必然会在这一击下落下重伤,甚至身陨!

李曼容和陆轻心惊慌失措,阎罗的动作太快了,她们甚至连反应都是来不及,眼看着陆使黔东南州天然草场得以较好恢复哲就要被轰中。

阎罗嘴角也是划过一丝冷笑,心里涌起一抹畅快的情绪,只要一击得逞,陆哲这个大患便是可以除去了。

就在这危机的时刻,只见从执法堂外传来一声清亮的声音,声音很有磁性,有种美妙的味道。

“我沈苍生的室友,你们也敢欺压,真是不知死活!”

声音刚刚传出,一道金色亮光便是陡然间从执法堂外射进来,那金色亮光速度极快,临近时众人才是发现那竟然是一块璀璨的金色令牌。

金色令牌飞来,径直轰向了阎罗,一股大力便是倾泻而出,将阎罗给轰了出去,身形连连后退,差diǎn踉跄倒地。

堂上的局势逆转的如此之快,许多人都是心有余悸,感觉这一趟没有白来。

与此同时,一道白衣出尘的身影便是掠进了执法堂中,落在了陆哲身旁,那块令牌自动掠到了这来人的手中。

这道白衣身影自然便是沈苍生,而看到沈苍生的到来,陆哲嘴角也是划过一丝感动,在这种危机时刻,沈苍生能够赶来,便是极为的不易了。

“你来了。”

陆哲猛烈的咳嗽一声,对着沈苍生説道,脸上有一抹欣慰的神色。

“我不过是离去那么一会,便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幸好尸体没在我床上,不然此时站在这里被审讯的可能就是我了。”

沈苍生虽然看似是在打趣,但是陆哲却是知道,沈苍生其实是在讽刺阎罗,尸体在别人的床上难道就是别人杀的了吗?

简直就是荒谬之极。

“有把握吗?”

陆哲突然説出这么一句话,让人摸不着头脑,陆轻心、李曼容她们都是听得云里雾里。

脸上的神色突然使严肃起来,沈苍生diǎn了diǎn头,并没有説话。

看到沈苍生这般模样,陆哲便是安心了不少,他知道沈苍生的性子,看似放荡不羁,高傲无比,但其实他是将所有的东西都是算计好了,他就像是运筹帷幄,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

对于沈苍生,陆哲也是极为的欣赏与佩服,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地方的确应该向他学习。

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白衣少年搅局,并且是和陆哲平静的谈话,阎罗心中的怒火都是快要喷出来了,先是被一个陆哲给挡下了一拳,后是被沈苍生给轰飞而出,这简直就是在狠狠的打脸。

“小子,擅闯执法堂,阻碍本座执法,你可知道这是大罪!”

阎罗身形向前走了几步,打量着这沈苍生,眼眸里有一丝忌惮的神色。

“仔细看看这块令牌,阎罗,你还要治我罪吗?”

沈苍生冷哼一声,大步向前一跨,手中屈指一弹,那道金色令牌便是弹飞而出,悬浮在空中。

看到这枚金色令牌,阎罗的脸色瞬间惨白下来。

别人不知道这块金牌,他却是知道。

这块看似不起眼的金色令牌,乃是执法堂堂主的令牌,本身就是一件品阶不低的灵器。

而执令牌之人,便是堂主亲至,行使堂主之权。

沈苍生离开一天不到,竟然是搞到了执法堂堂主的令牌!

沈阳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
太原包皮过长哪家好
柳州白癜风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