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官场风云第章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官场风云 1090.第675章

短暂的沉默过后,陈兴终于开口,“青辉你要将人直接带往省城,那我在路边找个地方下车就行。”

“不用,我先送你到招待所门口,反正也不差这点时间。”纪青辉摇头笑道。

“我现在也没打算回招待所,所以在路边下车就行了。”陈兴笑笑,说着话,已经出声让前头的司机停车。

车子靠路边停下,陈兴笑着同纪青辉告辞,“青辉,我先下车了。”

中国前四月表现出的增长疲弱态势开始引起国际投资者关注。

“那好,我先带人去省城了。”纪青辉点了点头,他想同陈兴说几句安慰的话,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张口,总不能说章明辰这么做有些不地道,简直是将陈兴无视了,但这种话显然不适合从他口说出来,他不会背后编排章明辰的不是,不是他有多么高尚,而是他不可能当着陈兴的面这么说,尽管两人关系尚可,但在这体制里头,谁不是防着谁一手?

同陈兴挥手告别,纪青辉正要吩咐司机开车,陈兴想起什么,突然叫道,“青辉,我有个要求忘说了,让江海军留下,他一开始就跟我并慢慢向此人靠近。他发现过来云田,又经验丰富,我这边可就缺他这样的得力助手,你要是把人带走了,那我身旁就少一个得力干将了。”

“行,那你直接将他叫下来。”纪青辉笑着点头,陈兴毕竟是缺少纪检工作的经验,如此说也不奇怪。

江海军和另外几个办案人员正坐在后面车上负责看着宁双淇,本来见前头的纪青辉和陈兴坐的车子突然停下正奇怪呢,这会见陈兴走过来,朝车里招了招手,喊着他的名字,江海军疑惑的下车。

“你们的车子继续跟纪副组长的车子走,直接去省城。”陈兴朝司机说了一声。

“组长,咋回事,他们去省城,咱们不去?”江海军看着车子在面前开走,奇怪的问道。

“恩,咱们不去。”陈兴笑笑,“刚才章组长打让纪副组长直接将宁双淇带去省城,下午坐飞机带往京城,特意点名让我留在云田,所以我把你也留下来了。”

<遗珠之憾p> “啊?”江海军有些发愣,“那案子跟我们没关系了?”

“应该是没关系了,由纪副组长负责了。”陈兴耸了耸肩,此刻站在街头的他,看着这阳光明媚的天气,心里头却是堵得慌,去他娘的,章明辰这明摆着就是排挤他。

“组长,上面这是啥意思?这案子一开始就是咱们负责,这是何老安排的,而且咱们这些天已经投入了这么多精力了,突然就把我们撇开,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抢案子也不至于这么没有吃相吧。”江海军瞪圆了眼睛,不满的嘀咕道。

“案子一开始就是咱们负责没错,不过你也说了,那是何老安排的,现在何老突然发病,已经不再是组长,如今章明辰才是组长,他怎么说,咱们就得怎么做。”陈兴拍了拍江海军的肩膀,笑道,“你也不用发牢骚,确切的说不是把你撇开,而是把我撇开,刚刚是我把你留下的,不然你可以跟着去省城,你要是觉得不满,那我再安排车子送你去省城。”

“不,组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江海军一听陈兴的话,立刻摇头,干笑道,“我是为陈副组长您抱不平,案子一开始就是何老指定你负责的,我也是跟着你做事,自然是和你同进退。”

“海军,这可不像是你说话的风格。”陈兴摇头失笑,“在我面前就不用说这种好听的恭维话了,我这人没你想的那么复杂,也不会搞两面三刀的那一套,你要是真想跟去省城,可以说实话,我不会对你产生什么不满。”

“算了,还是不去了,我觉得还是跟在组长您身旁做事舒服。”江海军撇了下嘴,“既然别人想抢咱们的劳动果实,那就让他们抢去吧。”

“这事跟纪副组长没关系,也不是他要抢这案子,你就不要误会了。”陈兴笑道。

“好吧,如果跟纪副组长没关系,那我只能说那新来的章组长果真是高高在上的大领导,人家这决定事情的思维跟正常人完全不一样。”江海军阴阳怪气的说着,险些就没说章明辰是用屁股来决定脑袋。

“海军,你这背后说的领导的不是可得小心了,要是传到章组长那,日后有你小鞋穿。”陈兴笑道。

“不会,我相信这话除了组长您听到,不会再入第三人的耳。”江海军嬉皮笑脸的说着,他相信陈兴不会无聊到去章明辰那说他,他一个小人物还不至于陈兴如此做,何况他刚刚才态度端正的表态了紧跟陈兴的意思。

“你呀。”陈兴抬手指了指江海军,被江海军这么一搅和,心情也没再那么糟糕,对江海军的态度同样很是满意。

“组长,那咱们现在去哪?”江海军看了看时间,这会才一点多。

“小覃他们并让吴绮莉生下了 龙种 。面对世人的穷追猛打午没回来是干什么去了?”陈兴反问了一句,午刚从省城赶到云田时,在驻地招待所并没有见到覃岚。

“小覃他们去查跟宁双淇有密切关系的几个商人了,这几天他们都在忙这事。”江海军答道。

“哦。”陈兴恍然,这事好像还是他吩咐的,瞧他这才不在几天,就感觉离开挺久了。

“组长,眼下宁双淇已经被带走,案子也被别人接手了,咱们还要不要继续查跟宁双淇有关的线索?”江海军看了陈兴一眼。

“查,当然还得查。”陈兴毫不犹豫的说着,“有牢骚归牢骚,但总要顾全大局。”

江海军听到陈兴的话,附和的点着头,看向陈兴的眼神又多了些许敬重,陈兴的果决和成熟稳重在其这个年纪又显得极其的难能可贵,要知道他现在都四十多岁了,一冲动起来就啥都顾不上,可没陈兴这份理智,不过这兴许也就是他混了二十多年到现在还是个普通的办案人员的缘故吧,不只是比人家少了关系背景,自个同样比不上别人,起码没别人会拍马屁,关键时刻比不上别人成熟稳重,难挑大梁。请访问:

薏芽健脾凝胶效果如何
妈咪爱和丁桂儿脐贴联用方法
呼和浩特治疗男科医院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