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阿卡苏的奇幻之旅第十一章长老会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阿卡苏的奇幻之旅 第十一章 长老会

在神之国度如果说势力最为强大的部落那便是遗失之地的九大遗族部落,但如果说最神秘最强大的力量那便是长老会。没有人知道长老会何时诞生,究竟有多少隐藏的信徒,甚至都不清楚那最神秘的神坛究竟在哪个具体位置,但是各大家族都知道决定这个世界走向的是长老会,只能是长老会。

长老会的核心是同时掌握光明与黑暗的神主,然后是神主在这个世界的代言人九大长老,再接着便是各个神坛的大祭司,之后是那些行走在世间的神使,以及无穷无尽的信徒。

在第八次血月升起的时候这个神秘的组织已经完全的动员了起来,所有的长老,祭司,神使都按照既定的计划,开始聚集散落在各地的力量。

而伴随着九大遗族大酋长的到来,神之国度最有影响力的力量被长老会团结了起来。虽然有各部酋长对月神的预言心存一丝怀疑,但是新世界的利益让他们心动不已。积蓄了无数年力量的神之国度将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向着目前唯一还能够跟他们联通的万象世界露出他们的獠牙。

血月第一天除了长老会的长老们同又很阴暗潮湿样忧心忡忡的人非努尔花莫属。按照小黑猫的指示。努尔花在万向世界中推动了神猿部与风灵部的大战,同时在战争占尽优势的时候主动召开了三部大会结束了彼此的冲突。按照协商结果,此次三部进入传承内的力量自主时间只有三个月,三个月后不管取得多少风神传承或得到多少造化,都必须在风火山北峰集合。三部所有力量到时统一由神猿部领导前往一个秘境探寻造化。当然那个秘境内的风险小黑猫并没有完整的告知努尔花,但努尔花明白能让幽冥之神在意的造化肯定不是普通东西,那里的危险也会和收获同样巨大。一切都按照幽冥之神的引导在有序的前进,小黑猫潜藏在努尔花的身旁,除了努尔花没有任何人能够感知到那小黑猫的存在。可在血月出现后小黑猫显得非常焦躁,最后匆匆留下几句话就急忙离去,像是要赶快赶到某个地方。没有幽冥之神的指引,即使现在努尔花能够掌控的能量已经是以前的十倍百倍,可是心里始终有些担忧。想着幽冥之神离开时的嘱托,努尔花告诉自己,自己一生最重要的时刻到了,必须按照计划圆满的完成幽冥之神的安排。

与努尔花不同的是奎木一行人马,血月似乎对这对风灵部的人没有任何影响一样。各个子弟该修炼修炼,该聊天聊天,充分的享受着进入遗失之地前的短暂轻松。

“快看,前面就是第一岛了!”一位子弟兴奋的和身旁的同伴说着

随着子弟们的喧哗声,阿卡苏也挤到前面的船舷处,远远地看着自己即将登陆的地方。之所以称那是第一岛,并不是因为他第一大,更不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岛屿,而是因为那里是从无穷海领域进入遗失之地的第一个传送阵所在地。在这个传送阵所在地想要进入遗失之地的人可以根据自己所去的地方有三个传送方向,分别是传送到狐族,虎族,鹤族方向的第三岛,传送到蛇族,狼族,龙族方向的第二岛,传送到鬼族,骨族,熊族方向的第四岛。然后经由第二次传送传送到更加具体的地方。当然在第一岛传送后,第二次传送和以后的若干次传送也可以不选择费用高昂的传送而改由价格相对低廉的摆渡,只是多花些时间罢了。可是第一岛的传送却是必须进行的,这是无数岁月经过无数生命验证过的真理。

抵达第一岛后奎木与众子弟告别向明渡口的长老,匆忙上岸。

“希望能够及时赶上这一波的传送日”银花面露忧虑的对奎木说道

奎木似乎对此一点都不在意一般,只是嘿嘿笑了笑,便自顾自的喝着小酒。松散的皮袍,蓬乱的头发,一身的酒气,无论何人都很难想象这个酒鬼一样的人物就是此次风灵部的护道长老。

阿卡苏被摩尔多拉着,一路絮絮叨叨的说着他师父还有他的一些趣事。阿卡苏没法拒绝摩尔多的热情,本想去和圣女说几句话,也不了了之。

风灵部进入第一岛显然比灵猿部以及神猿部那些人晚了好些日子。而且他们的运“创业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改善民生的重要途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气似乎也不太好,这次的传送日又没有赶上,只能在第一岛上多留三天才能赶上下一波的传送。

无穷海的第一岛严格意义上来讲根本就不算一个岛屿。他是一头无比巨大的洪荒巨龟死后留下的一个残骸。经过神之国度的幸存者们改造将他变成了一座岛屿。巨龟身上的血肉早已被无穷海侵蚀一空,甚至原本四肢的巨骨也被岁月侵蚀的不能再供人居住。现在整个巨龟能被人们使用的就是龟壳形成的第一岛主体部分以及那还没有被完全侵蚀的头骨小岛。因为所有的第一岛都是外围兽人进入遗失之地必经之路,因此第一岛的繁华可以想象。甚至有人认为三天开一次传送阵的做法并不是为了延缓传送阵的寿命而是九大遗族为了各自的利益在这岛上方便做生意。

人们有这种想法也不算奇怪,因为在第一岛上你基本需求的场所都有,饭馆,客栈,诊所,宝物交易市场甚至还有妓院。当然这些并不是关键所在,关键所在是贵,非常的贵,你能在镇北堡买一头火蜥蜴烤了吃的钱在这里只能买一小块烤蜥蜴腿。

奎木做为已经来过多次这神之国度的老一辈,当得知还要等待三天时间才能传送前往下一个传送阵时,非常熟练的带着队伍找到了一个非常便宜的客栈落脚。

说是客栈,其实就是用石头垒砌的窝棚,地点就在远离第一岛主体的头骨小岛。经过接近一炷香时间的海上浮桥,众人才算落下脚来。

“这也太破了吧,我们家的兽棚都比这好一些”一个第一次进入神之国度的少年小声的嘟囔着

“奎木长老,你找的这个落脚地,是不是有点太次了”银花面对着这荒蛮的石屋也有点傻眼。

“让这些孩子们吃点苦总是好的,要不然还真以为来这神之国度是旅行度假,顺便捡宝贝的好事情了”奎木呵呵的说道

“部落里不是给准备了好些财物么?就是用来一路打点消费的。这队伍里面有几个女孩子尤其还有圣女,我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呀”银花小声的和奎木商量道

“这个……要不然你一会带着圣女他们去岛上逛逛买点珍珠粉,海兽油膏什么的,就算是安慰一下这些小姑娘好了。客栈太贵,尤其是第一岛上的客栈。我们这些修炼的人来说一个山洞本就可以对付了,可是第一岛根本就不允许你找个地方打坐,不付钱你在路上站立超过一炷香都有巡逻队朝你收费。这个地方,我看不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风清新舒畅,灵气自然充沛,多好。价钱也便宜的多,主岛上的五分之一都不到,要不是我和这客栈掌柜的认识,哪有房间给咱们。”奎木万般委屈的辩解着

众子弟原本还指望长老们看见这破地方最后会放弃这里,没想到两位长老商量了一会后率先进入了房间。其实很多弟子都有山上苦修的经验,对房子本没有太多要求,只是出了镇标志着北京警方专职化武装巡逻工作的正式启动。北堡后一路赶路,莫乌苏沙漠更是不眠不休,非常想找个好的地方休息一下。眼看事实如此,大家无奈之下只能住下再说。

西安男性功能障碍治疗费用
石家庄治疗男科哪好
长沙医院哪妇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