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行情

封仙章八二二了断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封仙 章八二二 了断!

昏暗的内景。

昏黄的烛光。

清原看着悠闲自得,笑意吟吟的白继业,缓缓说道:“你知道我来杀你,人之将死,还这般平静,倒也不像是真要赴死的模样。”

白继业笑道:“白某若是痛哭流涕,真君能放我么?”

清原说道:“不会。”

白继业哈哈一笑,笑岔了气,便开始咳嗽。

他咳了好久,才停歇下来,指缝之间已是嫣红。

“当年一事,白势至命白孤魂来取令牌,并言明乃是白氏先祖之命,我作为白氏弟子,不得不从。”

他看向清原,笑道:“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还不想被白孤魂所杀。”

清原将茶杯凑到嘴边,饮了一口,才道:“这并不能成为我放你一命的理由。”

白继业道:“你来之前,我便心知肚明这次会面的结果,毕竟那咒杀之术,几乎是取了你的性命,最后还是被葛氏那个小姑娘挡下了,害了她一条性命……当初滴上你那血液的令牌,几乎也成了临东一战的引子。”

清原说道:“你既然能够明白,自是最好。”

白继业叹息一声,道:“临死之前,有些话我倒想问你。”

清原将茶一饮而尽,放下茶杯,没有回话,也便是默认。

“蜀国一灭,你便现世,我想这不是巧合。”

白继业说道:“据传洞天福地当中,隔绝完结,但为何你还能知晓这外边变化?是因为早有布置?”

清原平淡道:“雕虫小技……只是用了些剪纸为马的把戏而已。”

白继业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本领不凡,且出身天宫之上,所学高深莫测,但当世的各方道门弟子,可一样非同小可,你手中的符纸不会被人查到察觉?”

清原缓缓说道:“符纸显化,自然会被人察觉,但我寻得几个替身,以他们原身气息遮掩在外,再以我如今的道行,足以瞒天过海。”

白继业闻言,道了声佩服,旋即问道:“在小白那边,也是这样?”

小白!

当年初至源镜城,白晓就在白家门前等候,清原听过白继业对他的称呼……小白。

这个小白,指的便是白晓。

清原眉宇一挑,说道:“我在洞天福地当中,稍微布置一番,本以为能瞒得过你,看来我当时还是轻视了你。”

白继业笑了声,倾倒茶水,说道:“只是真君没有真正在意过白某罢了,否则以人仙的手段,真正有意隐瞒,白某又怎能发觉?”

“不,对于你这位源镜城白氏分家的家主,我从来没有轻视过。”清原摇头说道:“你虽只初入修行之门,道行不高,但你这种人,不能以常人而论之,虽未凝成阴神,虽未成就阳神,但你的聪慧之处,绝非寻常,当世之中,真正能跟你在谋划上比较的,也就寥寥数人而已……只不过,相较之下,你隐于这小小源镜城,也算一方隐士,潜龙在野。”

“过奖了。”白继业笑得颇为开怀,道:“能得真君这等赞赏,真是教人万分欢喜,若有仙酒,便该痛饮三杯。”

清原看着茶几上的茶杯,说道:“以茶代酒,也不错了。”

白继业微微摆手,示意清原饮茶,而自己也便举起茶杯,一饮而尽,旋即才道:“潜龙在野,一方隐士,白某当真还是当不得这等称赞,我之所以没有插手世间,而是独坐这小小源镜城之中,也只是有着几分自知之明罢了。”

清原说道:“你不必妄自菲薄,你这样的人,也亏得不能修行有成……倘如你能修成道行,那么这方天地,兴许会更为精彩。”

这个精彩,绝对谈不上什么称赞。

白继业微微一笑,说道:“或许吧,不过那也仅是想一想罢了,如今我还是修行不成,只能借着小白等等几人,稍微在世间沾染几分气运,试图求得微末功德罢了。”

说着,他微微仰首,竟然露出了几分涩然之意,道:“当年我也算是雄心壮志,满腔傲气,试图在这封神之局当中占得极大的位置,为我今后修行,或是死后封神,谋求一份旷世机缘,怎奈何受限于本身,实则也是屡屡受挫。”

说到这里,他又看着清原,说道:“不知从何时起,我那满腔雄心,也化作了一点小念,只想在这封神的大局上面,求得一点小小的位置。”

“我大概能够明白你的想法。”清原这般说着,徐徐起身来,道:“我本以为,你借了白势至那一道令牌,用来杀我,便是为了分一份诛杀我这世间变数的功德……后来我便觉得,你或许知道我不会死,这一举动只是为了寻死。”

说到这里,清原探出手去,按在白继业头顶,叹道:“可没有想到,你似乎早就布置着,用什么样的方式,能死在我手中?”

白继业头顶按住了一只手。

而这只手,只须轻动一下,便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但白继业依然没有惊惧之色。

“我自幼体弱,哪怕修行入门,也是靠着源镜城白家的底蕴,才存活至今。”

白继业说道:“若不是我出身白家,而换作寻常人家,只怕出生之时便已夭折,而哪怕是白家家主……你可知道,这些年来,病重之余,至少有十次险些要了我的性命,就连我白家底蕴,都未必能救。”

“白某人一向怕死,但数十年来,生与死一向困扰在心底,仿佛一柄利刃悬在头顶,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一心的壮志,只变作了怎么死后封神。”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便想着要如何死在你的手上为好,该用哪一种方式,才能让我死后在封神榜上的位置,稍高一分。”

“变数……”

白继业笑着道:“能够被称为世间变数的人物,就连道祖都不能杀,哪这么责令厂商召回容易死?我今日死在你的手上,赌的便是你能走多远。”

清原看了他许久,才道:“好魄力。”

以命为局!

死而封神!

这一点,并不是谁都能办到的。

“我若是最终没能如你所想呢?”清原问道。

“白继业一生行事,素来要有十足把握,否则,宁愿弃手,也绝不冒险。这一次,用命来赌,胜了便好,输了也罢。”

白继业抬头起来,笑道:“其实你比我预计的时候,要来得早,可惜了。”

清原说道:“我距离得道成仙,还有半步。”

白继业说道:“这半步只取决于你自身罢了。”

清原轻吐口气,道:“封神大局未落,我不能以仙家法力崩乱人世,否则,无论是对这个天地而言,还是对我而言,都是灭顶之灾。”

“所以啊……”白继业叹道:“白某只能死在人仙手中,不能死在仙家手中,少沾了几分仙气,冥冥之中也就弱了一筹。”

“但也够了。”清原平淡道:“未成上人,能算计人仙,世间也就世界经济低速增长态势不改独你一位了。”

白继业笑了几声,倒也颇有自得之色。

他笑声过后,说道:“念在临死之前,真君能让我畅所欲言的份上,白某人倒也有句话跟你说。”

清原道:“那便说来听听罢。”

白继业说道:“如若我猜得不错,接下来这一步,真君是要前去临东,诛杀白势至?”

清原点头道:“不错。”

白继业说道:“临东不简单,白势至也不简单,狡兔三窟,人有七魄,真君多留一个心眼。”

清原目光微凝,旋即说道:“我早有所料。”

言语落下,他手中一震。

白继业微微闭目,静坐在那里。

清原收手,深深看他一眼,转身而去。

……

过了片刻。

一个身材高挑,容颜美丽的女子,跌跌撞撞而来。

看着那盘膝而坐,没有了半分气息的身影,不禁惊呼出声。

她扑在那尸首上面,道了声家主,泣不成声。

呼和浩特治疗白癜风
银川治疗妇科哪好
广州医院哪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