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孤岛世界第二章狩猎与狩猎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孤岛世界 第二章 狩猎与狩猎

恐惧,疯狂,妖灵过境的草原上,充斥而是先由“中央”与地方有共识后再擘划成发展策略着绝望的主旋律,每一种动物都在为了生存苦苦挣扎。

妖灵潮的前方烟尘四起,大量已经来不及改变方向的动物们在疯狂的奔跑着。除了四足着地的动物之外,逃命的队伍中,甚至还有七八个人类的存在。这些人显然是旷野上的旅者,也许是因为遇到了意外事故,也许是因为没有做好警戒工作,总之,这些人类没能及时提前发现妖灵潮的存在,等到发现的时候,一切都太迟了。

妖灵的速度,让他们已经来不及发动交通工具,只能放下一切物资转头逃命,然而人类的奔跑速度,显然比不上一起逃命的动物,更比不上永不知疲倦的妖灵,倒霉的旅人们很快就耗尽了体能,一个又一个被妖灵潮追上,转眼间化作一具冰冷的尸体,永远的留在了草原上。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们那么倒霉的,在那些步行逃命的人前方,还有两辆中型卡车,卡车已经提升起了速度,正沿着斜线向妖灵潮的范围之外行驶,很显然,这支由八九个人组成的小型商队,成功的提前发现了妖灵潮的踪迹,及时作出了最正确的应对方式。虽然在这种没有道路的旷野上,卡车也开不了多快,但至少不逊于妖灵的速度,而且卡车也不会疲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几分钟之后,他们就可以摆脱妖灵的困扰,成功的活下来了。

然而,在这个世界里,永远不缺少恶意的存在,即使面对妖灵潮的时候也一样。就在卡车上的人们正在为自己能够幸存而满怀喜悦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了机车的轰鸣声。

六辆机车顺着妖灵来袭的方向,从妖灵潮的范围之外斜插了进来,迅速接近行驶中的卡车,机车上的骑手们衣着杂不会亏待朋友;我们讲原则乱,手上挥舞着各类武器,还不时迎着风发出阵阵怪叫,脸上满是兴奋和疯狂的神色。

看到这些机车上的骑手,卡车上的人们睚眦欲裂,第一时间掏出随身枪械,开始向他们疯狂射击,然而在草原的旷野上,机车远比卡车灵活,也比卡车快捷,骑手们只是扭了主要以传承和弘扬中华母语文化为价值导向扭机车的握把,就轻易避开了子弹的威胁。

“哇哈哈哈。”几个骑手发出疯狂而恶毒的笑声,并没有攻击卡车上的商队,而只是随手扔出一把尖锐的四角钉,就大笑着冲到卡车前方,回头欣赏商队成员们脸上的绝望。

“砰”的一声巨响,一辆卡车没能避开地面的陷阱,正正的压上了一枚尖钉,充满气的车轮立刻爆开,行驶中的卡车随即脱离控制,S型扭动了几次之后,终于失去了平衡发生侧翻,卡车上的货物洒落了一地,乘客也被重重摔在地上,短时间内很难再爬起来了,而在他们身后,妖灵潮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哦哦哦哦。”对于草原上的鬣狗们来说,再没有什么比看到猎物绝望挣扎却始终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更快乐的事了,他们挥舞着拳头高声嚎叫,再又一次洒出大把四角钉的同时,还不忘朝剩下那辆卡车上的人竖起中指,发出嘲弄的笑。

“嘎,嘎,嘎。”嘶哑的鸦鸣声从空中传来,天空中,一大一小两只乌鸦划过天际,在地面留下淡淡的影子。天空中的飞鸟们是幸运的,这次妖灵过境是以紧贴地面形式发生的,对天上的鸟类毫无影响,如果过境发生在天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两只乌鸦可以自在的在空中盘旋,冰冷的目光注视着下方发生的一切。

“哈哈哈。”跟着飞翔中的乌鸦,在鬣狗们难以置信的目光中,又是两辆机车迎面而来,鬣狗们实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蠢到逆着妖灵潮的方向而来,这已经不是不知死活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是在直截了当的自杀。不过迎面而来的人却一点没有自杀的觉悟,反而发出比鬣狗们更疯狂的笑声,“狗子们,老娘来了,都xx的给老娘洗干净xx等着被干吧,哈哈哈哈,老娘一个都不放过。”

疯狂的笑声中,双方越来越近,迎面而来的那辆单人机车上,一道黑影突然腾空而起,陨石一样自上而下,重重砸向鬣狗们六辆机车的中心位置。与此同时,另一辆挎斗机车上,红衣长发的女性振臂而起,在空中飘飘悠悠的,最终落在被骑手抛弃的单人机车上,一脚踩着座位,一脚踩着机车握把,长发迎风飘逸,居然就这么站着操控机车,让它保持着之前的速度,和挎斗机车并排而行。

“轰”,跃起的黑影终于落在六辆机车中间,落地时单膝跪地,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地上。充满了源能的一拳,在主人的操控下掀起了狂放的冲击波,冲击波向外急速蔓延,巨大的力量把周围六辆机车同时掀翻,机车上的鬣狗们惨叫着,和座驾一起被惯性甩上了天空,重重摔落地面,有几个还被机车直接砸在身上,发出痛苦的哀嚎。

“呦吼,谢啦。”突袭的黑影再没有去看那群已经死定了的鬣狗们一眼,直接高高跃起,闪电般跳回自己的车上,而替她操控机车的同伴也同时腾空,在空中和她轻轻击掌后,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挎斗里。

刚交换过位置,就与迎面的卡车擦肩而过,卡车上幸运的乘客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瞬息改变的局面,在庆幸自己能够幸存下来的同时,也完全无法理解对方为什么在干掉鬣狗们之后不赶紧逃命,反而依然迎着妖灵潮冲过去。

“哈哈哈,再见了,还有,永别啦。”分别对幸存的卡车和侧翻的卡车上两种不同命运的人打了个招呼,不顾地上几名受难者祈求的眼神和绝望的呼救,和他们擦身而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在危机四伏的蛮荒上,这是最正常的行为,没有人会冒着被背后捅一刀的危险,去救援几个陌生人,顾好自己,生死各安天命才是荒野上生存的唯一法则。

“喂,黑乌鸦。”刚刚消灭了几只鬣狗的骑手心情大好,开心的大笑着喊道,“咱们找点刺激怎么样?”

“哈哈哈,如你所愿。”挎斗机车的骑手指着已经距离很近的妖灵潮,笑的尽是癫狂,“走,咱们冲过去。”

南京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辽源哪家医院牛皮癣好
孝感好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