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宁小闲御神录第章照妖镜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宁小闲御神录 第146章 照妖镜

其他修士、妖怪从灵茶中汲取灵力,就像溪河湖海获得了雨水的补充。当然,修为越强大的家伙,灵茶能够起到的辅助作用就越少,不过此时大家看中的已经是它祛心魔的功效,至于茶中所含的灵力,只待慢慢汲取就好了。人人都知道修道修仙是水磨功夫,这灵茶中的灵力之于修士或妖怪,原本是润物细无声,不过被息壤这样提效了十倍,竟然非常可观。

而宁小闲却没有太多特殊的感觉。就喝了一晚上的效果来看……基本没啥效果。她还是凡人之躯,最多体会到这一杯清茶下肚,有淡淡暖流行遍全身,随后神清气爽、身体都轻盈了不少,至少比起吃梦黄粱都要舒坦得多。她体内还未培养起属于自己的道行根基,就像干涸的沙漠留不住水源,这“雨水”流进她的身体,走完一圈,又很快消失于无形之中,多半是被浪费掉了。

即便如此,长天也定下了她每日必须饮用灵茶的规矩。灵茶不同于灵米。后者一天只能吃三顿,了不起再加一次宵夜最多,获得的灵力有限。而茶这种东西嘛,只要你爱喝,一天喝多少都可以。长天打的主意,就是让她的身体不仅要尽快适应灵力的存在,也要培养起对灵力的亲厚感,这样一来,当宁小闲可以修炼时,修为速度才会有大的提升。

而源源不绝的灵力供应,也能使她的淬质过程进一步加快,提早踏入修仙的大门。要知道,她还有最后一式导引诀未练成,一旦完成之后,每次灵力在体内顺着经脉行走时,都可以截留一小部分下来。尽管其量微乎其乎。但日久天长,终会可观的。

此时灵茶刚刚问世。其他仙派大佬们哪怕喝下这灵茶后,对灵力的利用率是她的百倍、千倍,可这东西现在是紧俏货,喝完一点少一点。当世再无第二人能像她这样,拿着十倍灵力的好茶当水喝,然后由着自己这废材身体浪费百分之九十九的灵力。这事儿若传出去,不知有多少人会为这灵茶的明珠投暗而顿足扼腕。

而在House of Holland中

不过她根本没考虑这个,而长天根本不在乎这个,因此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

待到她远远望见了奉州与雷州交界的这个隘关。不由得大骂这儿的关卡设置得真叫一个缺德。这隘关竟然在一片低谷之中,两侧都是巍峨的高山。没有修士们的本事,谁也翻不过这两侧的高山哪,生不出翅膀的平头百姓们只好老老实实地从中间通行。

据温良羽介绍,传说这隘关所在的低谷。在古时乃是由大能一剑劈出,硬生生砍断了整座大山而形成的。这儿原本是几个大型的人类聚落之地。山水环绕。十分富足。然而这一剑劈下斩断了地脉,从此变成了穷山恶水,慢慢地不再适合人类居住。他虽是岩城城主之子,但从未走出家门这么远,这些传说也只从书上得知,不过宁小闲看看两边的山势。果然若刀削斧凿,不禁暗暗乍舌。

这种传说,当然要咨询上古大能的意见了。不过专业人士长天从魔眼里看了看两边的山势随着年龄的增大,嗤笑一声:“这是天然形成的。凡人附会传说罢了。”

据她目测。这两边的山峰至少有两百丈高。若是由仙人一剑劈下而形成的,那这人的修为得精深到什么程度?哪知长天摇头道:“若在上古,这点本事不算什么。两强相争,可以引发江河倒流、山脉尽毁,数千里之内生灵死绝。”

这样的战斗,是怎样的惊世骇俗?她和温良羽听了,不禁心驰神往。

“上古至今也不过三万余年。如果这低谷是被硬生生从山中劈出来的,那这人留下的凌厉剑意到现在还会萦绕于此,促使生灵绝迹。你看这两座山上,草木还是十分旺盛的。”她抬头看了看,果然如此,并且隘关边上也搭起了房屋。若此地会使生灵绝迹,那么人类住在这里很快就会病弱而死,哪里还敢结庐于此?

传说果然都不可信啊。

大概由于灵茶事件,隘关里设了关卡,通行速度大为减缓。宁小闲眼力好,远远眺去,能看到在关卡里负责检查旅队的人,所穿的服饰并不是岩城府衙的。从地理而言,这里还在奉州境内,理应由清虚门负责隘关的通行事宜。然而现在进驻这里的人,服色繁杂,显然都来自不同势力。

她暗叹一声,清虚门的情况,看起来比大家原本预计的还要糟糕些,现在居然连隘关也守不住了,不由得想到澹台翊。若他不曾在这个时候去闭关,清虚门的处境会不会好转呢?

她无奈地排进了三里多长的队伍之中,等待通关。隘关周围也放置了能辟易妖怪的“定安柱”,能走到这里的商队或旅人,多半就安全了。她围顾四周,队伍中不少人身上带伤,血腥之气还未消失,看来路上经过了一番苦战。这片地域的安全归清虚门守卫,可是现在这门派无暇他顾,妖怪们也渐渐觉出了苗头,变得不再老实。

这关卡检查得如此谨慎,当然是为了防止温良羽逃出奉州地界。奉州多山而雷州多水,他若逃进了雷州,要再逮着他可就不容易了。

她远远地看到关卡顶端屡有亮光一闪而过,奇道:“那是什么?”

“照妖镜,能使妖怪在镜中原形毕露。”长天答道,“离得太远,不知是什么品级的照妖镜。但若要照出温良羽的真面目,足够了。”能这么随随便便就挂在关卡上的,八成是大路货,能照出化形期的妖怪就很了不起了。不过温良羽是连妖力也无法运用自如的半妖,只要他往底下一站,镜子里就会显出他的真身来。

看来对头们担心他用了易容丹来闯关,设想得很周到啊。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温良羽此刻安生地待在神魔狱里喝茶,哪有半点丧家之犬的落魄模样。

落魄的人,是她好不好?要担心通关问题的人,也是她好不好?现在她脸上还有易容药物,届时被照妖镜给照出来了,人家指不定怎么为难她。

结果他的声音里含着笑意:“你多虑了。照妖镜只有感应到妖气,才会去照出那妖怪的原形,你是个普通人,再多抹上三层药物,它都不会打造开封新商业发展的中心理你的。”

“白洪和白景呢?”

“他们也没有妖气,安全得很。”

如此甚好,她长吁了一口气。

时间就在一点一滴等待中过去。这关卡检查果然十分严格,她从清晨等到午后,才终于挪到了隘关。站定了往回望,身后的长龙比清晨更长,毕竟来自全州的许多商队,这个时候才刚刚赶到。

走得近了,她也看清了头上高悬的照妖镜的模样。看起来只是比巴掌略大的一面不起眼的八角青铜镜子,连镜面都有些模糊,镜框上刻着的符文也青斑累累,几乎要辨认不出。

照例是冗长的问话,无非就是问籍贯、去向、家中人口。她早在神魔狱中和温良羽及长天反复对过口供了,回答起来滴水不漏。她在这镜下站定,抬头去看,可是镜面上的杂质几乎遮住一切,从这镜里连她自己的影子也看不着。这守关之人反而很满意,大声喊道:“下一个!”

小蝠妖孪生子站到了照妖镜下。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虽说长天已经确定这两俩小子不会露出马脚,但若有万一呢?她该怎么是好?

幸好,他俩站了好一会儿,这镜子也依然保持着沉默,没有任何异常出现。

她轻轻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想到,这镜子该不会就是坏的吧?

“妖怪!”哪知她才搂着双生子往前走了几步,身后就传来一阵惊呼,她立刻抬头去看,照妖镜这回不淡定了。

已经染上了铜锈的镜面突然变得一片澄清,不时有紫光从镜面一闪而过。现在这镜子里,明晃晃地映出了妖怪的面貌,浑身细毛、皮毛带竖斑,乃是一只猫妖!

她身后原本跟着一对祖孙,老人年纪大概在六旬开外。不过世道多艰难,穷苦人过了五旬的,往往看起来就有六十多岁的沧桑了;孩子却是六、七岁的小女孩,面有菜色,衣服上都打着三四个补丁,显然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她对眼前的蝠妖孪生子非常好奇,总想找话和这两个“小哥哥”说说。不过在小蝠妖眼里,人类原本就是低贱的种族,只有宁小闲是惟一的例外。他们年龄虽小,却有着妖怪的尊严,哪里肯去理会她?

倒是宁小闲不忍,和这小女孩多侃了几句。若说这对祖孙儿包庇妖怪,她实在很难相信啊。

可是照妖镜明晃晃地映出了,这猫妖原本是伏在祖孙的行囊之中,照妖镜居然透过了行囊,将它的面庞清晰映在了所有人面前。这关卡前原本站得密密麻麻全是人,大家还抱怨着站的地儿太小,队列太挤,现在见到这么一出,呼啦啦全撤出了七、八丈开外,将这对祖孙袒在中央。

喝骂声顿时响起,随后这隘关的守门人一拥而上,将老人按在地上,捆了起来。猫妖跳出行囊要跑,有修士伸手一指,就将它定在原地。(未完待续。。)

<之后又以其账号有问题为由/p>枣庄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聊城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合肥治疗阴道炎费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