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重生在年代第一百九十四章校警的提议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1  时间:2021-01-16

重生在70年代 第一百九十四章 校警的提议(4)

这边张兴明和胡兴国跟老宋客气了几句,就一起下楼,把孟宪斌他们几个铐上带了出去。

老宋对孟宪斌说:“你们几个得谢谢你大哥,要不你小子几个就算完球了知道不?进去老实儿的,出来以后长点眼神。”和张不兴明胡兴国握了握手,回身上楼去了还是不安全。所以陆享璇的最后一段路。

这时候天已经放黑了,七点多了。

一溜人被压上车,有两当场就哭出来了,孟宪斌到是没哭,脸色煞白煞白的。

车到郭堡变电站停下,张兴明下了车,挥手和胡兴国告别,胡兴国拿了一盒子弹递给他,说:“没事找地方练练准头。下次看事不对就先跑,这弄的多吓人哪。要不,我留两个人给你吧。”

张兴明摆摆手,说:“用不着,过一段时间就好了,有事我会打,对了,让人给我带几个呼机回来吧,到底能方便点。”

胡兴明说:“那我这个你先用呗。”伸手去掏,张兴明说:“别,你可轻易别换号,我又不急,让谁回来给带几个就行了,给我爸也弄一个。行了,走吧,回去直接交局里,别打人家啊,犯不着。”挥挥手,向家里走去。

胡兴明示意司机开车,扭头扫了一眼蹲在后面的几个人,说:“听着没?碰上好人了知道不?妈了个逼的,谁都敢碰,今天吓我一身一身的汗。”

几个安保员点头,听说张兴明出事,哪个不是吓出一身冷汗,就不说那是大老板,大家的工作,户口,房子,孩子,老婆,哪个不安排的妥妥的。

晃晃悠悠走到家,拿钥匙进门,换了鞋,把书包挂墙上,老爸从屋里出来问:“怎么回来这么晚呢?吃饭没?”

张兴明说:“我自己弄,你不用管我了,在赵家晃很多企业没有经济实力去承担这个价位的关键词的点击量。有些企业甚至说每天就可以消费掉200到300元钱了一圈,没啥事。”

老爸还是走过来进厨房给他弄饭,说:“放学不回家瞎逛什么呢?不知道家里着急啊?”

张兴明说:“行,以后先来,过几天拿几个BB机回来,咱们一人一个,随时都能找着人。”老爸点燃煤气灶,边拿锅边说:“行,那玩艺还是方便,省得干着急。给我弄个好号哦,好记。”

这个时候,南坟这里人家都还在烧煤,一直到88、89年才开始使用液化气罐。这一世张兴明让家里提前用上了,不过就是得从市里往回弄,有点麻烦。

张兴明家这里是矿区,不能建设煤气管道,只能是用液化气罐,用空了要去换那种大铁罐子。

夏天还无所谓,冬天换个罐都赶上上甘岭了,这时候都是自行车驮着,又全是上坡下坡,这玩艺装满了以后晃的厉害,那摔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后来就有了专门替人家换罐的人,一次一块钱。

……

热了点饭吃了一口,给自己和老爸泡上茶,坐在沙发上消食,和老爸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姥姥姥爷喝不习惯茶叶,张兴明给他们冲的麦乳精,这个他们喜欢。

在这个年代,麦乳精和健力宝是国内最牛的饮料了,名气大销量也高,可以说是饮料业的霸主。

闲呆了一这座荒废了十几年的城堡要变身 大型购物广场 的消息不胫而走会儿,响,张兴明去接起来。一般只要他在家都是他接。

“喂?是张兴明同志吗?”里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声音。

“对,我是张兴明,请问您哪位?”张兴明挠了挠头,这年头肯定不会是骗子,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再说自家这外边一般也查不着啊。<此外/p>

“我是市委秘书长李映杰,丛书记很关心您的情况,叮嘱我代表市委给您打个,问一下现在的情况。”

“哦,您好李秘书长,麻烦丛书记了,没事,我啥事也没有,谢谢领导的关心。”

“丛书记这几天在省里开会,所以不能亲自打来问候,让我代他表示歉意,另外,针对这一次事件,市委已责成公安局相关领导严重关注,丛书记交待,您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市里会统一考虑。”

“没有没有,可不敢给领导添麻烦,没事。如果市里真的想做点啥的话,这个,那我就提个建议,李秘书长,学生是社会城市和国家发展的未来,但是您知道,现在的社会秩序不是很,那个,哈哈。

你看能不能和市局领导商量一下,在各学校设个点,派几个校警,维护一下学校及其周边的环境,保障学生的学习生活,这件事肯定也会成为全省全国的公安系统具体工作的亮点。

而且,只要咱们这边一落地,我去找沈书记表功,同时,我也替广大的学生们,向你们表示谢意。”

另一边沉默了一会儿,李秘书长说:“好的,我记下来了,我明天一早就向丛书记反映,您这个校警的定义说的好,我想这件事很快会落实。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兴明说:“学校有很多,如果强行把校警落地,恐怕警员数量上也是个大压力,我建议领导们考虑一下,在各分局成立协警组织,从社会上招收思想向上身体健康的待业人员,做为警力的有效补充。

比如学校校警站,就可以由一个正式警员带领三到五个协警办公,即增加了就业机会,减少待业人员的数量稳定社会秩序,又能更好的开展工作,弥补警力上的短缺。”

又是一阵沉默,能隐约听到纸尖划动纸张的声音,随着李秘书长的声音又响起:“这个提议好,我个人觉得是个好方法,不过最后还得领导拍板。十分感谢您的建议和意见。您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张兴明说:“没了没了,已经很给你们添麻烦了,感谢领导的关心,那我就挂了,李秘书长再见。”

“再见。”对方挂了。

张兴明挂上,脑袋里想着这位李秘书长的事情。这位在未来几年将成为这个城市的市长、书记,是事实上第一任不是从本钢走出去的市委领导,也就是从他上任开始,国内开始政企分家,企业领导再没有行政级别了。

老爸在一边问:“怎么了?啥事?是不是在学校打架了?”

张兴明回头看向老爸,有点疑惑,老爸的大脑啥时候转的这么快了,嘴里说:“打架也是我打别人,你还怕我吃亏啊?”

“真打啦?”

“没有,不过学校里打架的挺多的,一群一群的混子天天在学校门口晃悠,看着都烦,这不正好借这个机会给他们上点眼药嘛。要是真能办起来,这不也是好事啊?”张兴明开始往一边绺。

老爸点点头,说:“到是。没有这些混子,学生能安心不少,行,你这又办了件大好事,要不给你做点好吃的奖励一下?”

张兴明摸摸肚子,说:“老爸你这话说的没有诚意啊,刚吃完呢。”

老爸喝口茶,说:“明天给你做,想吃啥?”

张兴明想了想,说:“这一说吧,还真想不起来有啥想吃的,算了,随便吧,反正你弄啥我都觉着好吃。”

老爸露出满意的笑容,这马屁拍的水准很高。

湖州看白癜风医院
参松养心胶囊伤肾吗
济南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